27家上市城農商行半年報掃描:僅西安銀行營收凈利雙降_增速_區域_銀行業

儘管受疫情反覆影響,今年以來銀行業仍實現恢復性增長,尤其是紮根區域的城農商行,區域擴張所帶來的高業績增長正在顯現。據第一財經統計,截至上半年末,27家A股上市城農商行中,有23家實現了營收和凈利雙雙增長,占比超八成,更有11家營收和凈利增速超兩位數。

「區域經濟是基本盤,經濟好、需求好,投放好、定價好。」談及區域銀行業績增長顯著的原因時,有銀行業資深分析師對第一財經說道,地方經濟增長支撐了銀行資產規模的擴張,也為其利息凈收入、營收以及盈利打下了基礎。江浙、成渝等優質地區的城農商行往往呈現更高業績增速。

相比其他銀行的高增長,27家城農商行中,還有4家銀行營收同比增速出現下滑,而且西安銀行是唯一一家營收凈利雙雙下滑的銀行,這側面也反映出區域銀行內部分化加劇。業內的共識在於,未來城農商行的增長不僅依託於自身能力,也與區域經濟表現強相關。

優質區域銀行業績亮眼

具體來看,27家A股上市城農商行中,上半年有11家銀行實現營業收入兩位數增長,19家銀行實現凈利潤兩位數增長。其中,實現營收、凈利同比增速均兩位數增長的有11家,分別是江陰銀行、齊魯銀行、常熟銀行、廈門銀行、寧波銀行、成都銀行、青島銀行、杭州銀行、南京銀行、江蘇銀行和瑞豐銀行。

杭州銀行凈利潤同比增速列首位。數據顯示,上半年,該行實現凈利潤65.93億元,同比增幅達31.67%;營業收入173.02億元,同比增幅16.31%。不論是凈利潤還是營收增速均較為亮眼。

根據半年報,該行經營效益的提升主要得益於財富管理優勢提升所帶來的非息凈收入大幅增長。上半年,杭州銀行非利息凈收入達63.28億元,同比增長48%,占總營收的比重為36.57%,占比提高了7.83個百分點。

而在非利息凈收入中,杭州銀行手續費及佣金收入29.77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幅36.21%;其他非利息凈收入中,投資收益為28.44億元,同比增幅59.28%。

緊隨杭州銀行之後,凈利潤同比增速超過30%的還有成都銀行、江蘇銀行和無錫銀行,增速分別為31.52%、31.20%和30.27%;同時,成都銀行和江蘇銀行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速也均超過10%,分別為17.02%和14.22%。這兩家銀行的高增速主要是受資產端信貸投放力度大以及中間業務收入增長支撐。

數據顯示,成都銀行上半年利息凈收入79.16億元,同比增長18.70%;手續費及佣金凈收入3.65億元,同比增長35.84%。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成都銀行的ROE(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水平持續高於上市城商行平均水平。截至上半年末,該行ROE達到9.29%,同比上升1.11個百分點,在A股上市銀行中居於前列。

江蘇銀行上半年實現歸母凈利潤133.8億元,同比增長31.2%;營業收入351.07億元,同比增長14.22%。記者了解到,今年以來,江蘇銀行通過構建多利潤中心,塑造利潤增長點,在信貸業務、中間業務和金融投資等領域不斷發力。

在信貸業務端,該行上半年利息凈收入同比增長14.08%,增速快於資產規模,凈息差趨勢良好;在中間業務端,上半年手續費及佣金凈收入同比增長14.77%,以大財富管理驅動零售轉型發展取得了顯著成效;在金融投資端,上半年金融投資貢獻的非息收入同比增長14.48%,第二季度單季度表現十分亮眼,對全局效益貢獻的新增長點加速顯現。

另外,農商行中,張家港行、江陰銀行、蘇農銀行和瑞豐銀行凈利潤同比增速均超20%,分別同比增長27.76%、22.1%、20.89%和20.42%。

整體而言,上半年城農商行表現較優,部分銀行業績增速明顯高於國有大行和股份行,延續了2021年的態勢。前述銀行業資深分析師稱,這與部分銀行的區域優勢相關,在區域經濟分化的背景下,部分地區融資需求較為旺盛,銀行加大了信貸投放;同時,經過前期布局,部分銀行財富管理優勢凸顯,非息收入明顯提高,支撐利潤增長。

「中小銀行的業績表現和區域經濟發展高度相關。」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任曾剛也對記者說道,近年來區域經濟分化加劇,發達地區的經濟保持較高增速,優於全國平均水平。在此背景下,考慮到當地的貸款需求、資產質量、溢價等情況,位於較發達區域的中小銀行經營情況也會優於行業整體水平,尤其是浙江、江蘇等地。

凈息差下降拖累

雖然城農商行板塊整體表現亮眼,但內部分化明顯,相比此前的兩位數增長,部分銀行營收、凈利均出現個位數增速,甚至還有負增長情況。上述銀行業資深分析師表示,這主要是受銀行整體凈息差下降影響,在穩增長寬信用的背景下,今年以來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不斷下降,貸款收益率小幅下滑,銀行息差整體收窄,進而拖累利潤。

受此影響,還未開拓新增長點的銀行業績表現欠佳。具體來看,上半年,27家城農商行中,有4家營收增速為負,分別是蘭州銀行、青農商行、重慶銀行和西安銀行。其中,西安銀行營收、凈利雙雙下滑,且降幅最高。

上半年,西安銀行實現營業收入32.54億元,同比減少8.48%;實現歸屬於股東的凈利潤12.27億元,同比減少13.45%,不過這一降幅相較一季度已有收窄。從營收構成上看,西安銀行受利息收入下降影響較大。上半年,該行利息凈收入27.97億元,同比下滑9.83%。

對於利息收入的下滑,西安銀行在半年報中稱,報告期內,公司積極落實各項貨幣政策,持續加大實體經濟支持力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強化負債成本管理,凈利差和凈息差出現了下降,同比分別減少21BP和26BP,降至1.62%及1.74%。

相較之下,西安銀行非息收入有所改善。上半年非利息凈收入4.57億元,同比增長0.70%。其中,實現手續費及佣金凈收入1.88億元,同比減少23.77%;實現投資收益3.44億元,同比大幅增長91.87%,貢獻了主要力量。

除了西安銀行外,重慶銀行營收下滑也較為明顯。上半年該行實現營業收入67.67億元,較去年同期減少5.07億元,降幅達7%左右;歸屬於股東的凈利潤27.85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7%。

從構成上看,上半年重慶銀行利息凈收入、手續費及佣金凈收入以及其他非利息凈收入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由於凈息差的收窄,利息凈收入為53.55億元,同比下降4.3%;手續費及佣金凈收入4.12億元,同比下降3.7%;其他非利息凈收入為10億元左右,下降20%。

而在其他非利息凈收入中,股權投資的估值減少成為下降的主要原因。上半年,重慶銀行的公允價值變動損失2.60億元,主要是分類為金融投資—交易性金融資產的股權投資估值減少。

另外,蘭州銀行和青農商行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2.99%和-3.09%,均主要受息差收窄影響。蘭州銀行上半年利息凈收入28.25億元,同比下降6.51%;青農商行上半年利息凈收入為38.64億元,較上年同期降幅為5.25%。

由此可見,息差壓力是上半年銀行業面臨的主要壓力。不過,有分析稱,凈息差下降壓力最大的階段或已過去。中信建投研報稱,8月5年期LPR降幅>MLF(中期借貸便利)降幅>1年期LPR降幅,充分體現監管穩定房地產市場預期同時呵護銀行凈息差的態度。資產端,隨著疫情逐步緩解,信貸需求逐步恢復,有助於穩定貸款定價;負債端,穩增長、穩地產等經濟托底政策有力落地,預計工程建設更大規模啟動、企業個人客戶投資消費需求抬頭,促進資金活化率提升,有助於改善存款成本。

至於未來城農商行業績是否能繼續保持增長,曾剛對記者稱,這一方面與銀行自身能力相關,另一方面與區域經濟密切聯繫。「對銀行來講,實體經濟運行是決定所有業績表現的最核心因素,需根據未來經濟恢復情況來判斷。」